<th id="ze0xh"></th>
    1. <em id="ze0xh"><acronym id="ze0xh"><input id="ze0xh"></input></acronym></em>
      
      
        <th id="ze0xh"></th>
      1. <button id="ze0xh"><acronym id="ze0xh"></acronym></button>
        <em id="ze0xh"><acronym id="ze0xh"><input id="ze0xh"></input></acronym></em>
        1. <rp id="ze0xh"><object id="ze0xh"></object></rp>

          機械工業信息研究院李奇:產業變革時期正是新

          5月15日,由工信智庫聯盟指導、機械工業信息研究院主辦的“百萬莊論壇:2019年工信智庫聯盟系列活動暨機工智庫發布會”在北京舉行。本次發布會以“變局與應變之策——中國裝備制造業探尋創新發展之路”為主題,針對裝備制造業創新發展的熱點問題,發布機工智庫最新研究成果。

          機械工業信息研究院院長李奇指出,當前,世界正處于大國博弈加劇、國際貿易秩序重塑、新一輪產業革命興起的變革期。最近十年是決定未來百年產業格局的關鍵時期,西方主要發達國家紛紛實施“再工業化”戰略,持續加大推動本國制造業發展。尤其是近一年來,美國、德國、日本、英國等制造業強國都紛紛發布新的工業規劃,著力點都聚焦在先進制造業等領域,致力于抓住產業變革的窗口機會。李奇指出,改革開放四十年,我國已發展成為制造業第一大國、貨物貿易第一大國,中國制造業已經與全球產業鏈融合成為一個有機的整體。但也應該看到,我國的制造業大而不強的問題仍然突出,例如生產制造重大技術裝備和高端裝備產品的專用生產設備、專用生產線、專用檢測系統主要依賴進口,嚴重制約了我國高端裝備制造業創新發展。在制造工藝方面,我們在高速、高精、高強、高穩定性等方面和國外相比仍有很大差距。

          近年來,我國社會經濟整體“脫實向虛”的趨勢沒有得到根本扭轉,2010年工業增加值占比40%,2018年降到33.9%,其中制造業比重由十年前的32.4%下降到29.3%,大量資源流入金融和房地產領域。在我國技術發展水平和勞動生產率遠未達到西方發達國家水平時,出現了“過度去工業化”的現象,長此下去極有可能產生“產業空心化”的險情,經濟長期保持中高速增長的動力也會走向衰弱。與此同時,我國制造業發展也面臨著重大歷史機遇。

          針對上述復雜局面,在應對手段上,我們需要加強頂層設計,推動產業政策、貿易政策、科技政策、金融政策上多維發力,精準施策,政策制定既要滿足市場原則和國際慣例,又要具有中國產業發展的特點。

          李奇指出,產業變革時期也正是新的產業模式誕生的機遇期,我們研究發達國家制造業發展歷史,一個國家制造業從大變強很重要的標志是產生一批具有核心技術的領先企業,他們在技術引領和市場主導之后更加奮發進取,能夠結合國情、融合文化,以變求變,最終產生自己的制造模式乃至制造哲學。我們看美國制造業崛起的標志性事件是福特公司在20世紀前期通過流水線創新開創了大規模生產的時代,日本制造業真正的走向發達是20世紀中葉豐田汽車等通過對美國制造模式的持續改進,最終融會貫通形成具有自身特點的豐田精益生產模式。

          機工智庫近年積極開展調研,發現目前中國制造業已經出現一批具有領先優勢的冠軍企業,例如華為、中信戴卡、中車、濰柴、徐工等,這些企業善于借鑒、精于制造、強于技術,它們經過數十年的發展,不僅在規模上領先,而且能夠融合中國文化,結合產業發展的特色優勢,吸納先進制造技術,形成具有中國特色的產業發展模式。這批企業將是中國制造業由大到強的主力軍,也是中國制造模式的主要塑造者,它們將把中國制造寫在華夏大地上!
           
          資料來源:電子信息產業網
          玩彩